G20“習奧會”達成35項成果,有一項是推廣PPP模式

2016-09-05

2016年9月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來華出席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杭州峰會的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舉行會晤。雙方圍繞中美關系以及共同關心的重大國際地區和全球性問題進行了深入、坦誠和建設性交流,達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識。

其中有一項重要共識是PPP,位列35項重要成果的第9位。具體表述為: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中美雙方承諾向各自的地方政府宣傳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的最佳實踐,并進一步加強在公共服務設施投資和運營領域的交流與信息共享。

上海弘鯤咨詢公司董事長葉繼濤點評:

2015年,聯合國已將PPP(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公私合營)作為加強基礎設施、消除貧困的重要舉措,在各國推廣應用。近年來,PPP模式在各國也得到了廣泛的應用。此次杭州G20峰會以“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為主題。其中,推動包容、聯動式發展,力求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消除貧困,實現共同發展,是本次峰會的重要主題之一。

杭州G20的主題之一與聯合國推廣PPP模式的意圖完全一致,這也是我國為推動全球經濟復蘇提出的解決方案。在G20峰會的框架下,將PPP納入到全球投資、貿易、金融自由的治理新規則體系中。開放基礎設施投資限制,開放基礎設施特許經營權,放開金融管制,著力發揮多邊金融機構的作用,培育多元化的國際貨幣體系,加強國家信用制度建設,為吸引私人資本、國際資本參與本國基礎設施建設,創造更多便利條件。從而為實現穩定投資、穩定就業、穩定經濟增長、消除貧困和人類公平發展等,打下更好基礎。

近年來,我國主導成立了亞投行,參與組建金磚銀行,設立了“絲路基金”,人民幣正式納入SDR,為實現人民幣國際化邁出了重要步伐。發出了“一帶一路”倡議,得到沿線各國的積極響應。與此同時,國內從中央到地方,都使出了“洪荒之力”推廣PPP模式。因此,我國有理由、有義務、有責任帶頭應用好PPP模式,形成中國PPP標準,努力使之成為全球標準,在國際上推廣應用,并成為促進全球公平自由發展的新規則。



據外交部官員介紹,雙方在會晤中達成的主要共識和成果如下:


1.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雙方積極評價自2013年6月兩國元首安納伯格莊園會晤以來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建設取得的重要進展,同意按照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繼續共同努力構建這一關系。雙方將保持密切高層溝通和機制性對話,不斷增進戰略互信,深化在雙邊、地區、全球層面的協調與合作,同時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問題,推動中美關系持續健康穩定發展。


2.宏觀經濟:中美雙方認識到,中美兩國經濟緊密交融,本國的經濟發展與對方國家的繁榮高度相關。為兩國經濟奠定強勁和可持續增長基礎的政策對提高中美兩國人民的生活水平至關重要,對世界也有著積極影響。為此:

(1)中美雙方承諾采取包括貨幣、財政和結構性政策在內的所有政策工具提振信心和促進增長。貨幣政策將繼續支持經濟活動和確保價格穩定,并與央行的授權相一致,但僅靠貨幣政策無法實現平衡增長。應靈活運用財政政策以促進增長、創造就業和提高居民需求,并支持結構性改革的實施。

(2)中美雙方共同重申在G20達成的關于匯率的承諾,包括將避免競爭性貶值和不以競爭性的目的來盯住匯率。中方將繼續有序向市場化匯率轉型,強化匯率雙向浮動彈性。中方強調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雙方認識到清晰地進行政策溝通的重要性。

(3)美方歡迎中方在經濟改革特別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做出的承諾和已經取得的進展,包括增強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的基礎性作用。中方致力于堅定不移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推動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和補短板,使中國經濟發展更加可持續。中方將兼顧經濟穩定增長和結構調整,通過增加居民消費、提高服務業占GDP的比例、確保高質量并由私人部門驅動的投資以擴大國內需求。中方將繼續簡政放權和轉變政府職能,繼續推進金融領域改革,使市場在信貸配置過程中進一步發揮決定性作用,進一步放開服務業競爭,強化社會安全保障網。

(4)美方致力于繼續推動以更高的國內投資特別是基礎設施投資和國民儲蓄為特點的強勁、可持續和平衡增長。同時,美國政府繼續將擴大受教育機會、改革移民制度以及提高勞動參與率和生產率等相關政策作為工作重點。

(5)中國的財政政策在擴大內需和支持結構性改革方面發揮了作用,相關措施包括降稅清費,設立專項資金為下崗職工提供支持,階段性降低社保繳費率,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防范風險,大力支持扶貧、生態環保等經濟社會領域薄弱環節發展等。在上述措施的基礎上,中方將繼續實施積極財政政策,支持結構性改革并適度擴大總需求。

(6)美方認識到預算程序可預見性的重要性,以及財政預算不確定性可能對美國及全球經濟產生的影響。美方致力于在中期內實現政府財政的可持續性。

(7)中方認識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的之一是企業去杠桿以及應對相關的銀行業挑戰。在現有進展的基礎上,中方將根據一個全面的戰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包括國企改革,充分發揮市場和法律機制的作用,化解企業債務問題,包括國有企業債務。

(8)鑒于相關改革將對中國乃至全球經濟產生的巨大影響,中方重申相關承諾,將進一步改善經濟和金融政策的透明度以及經濟活動數據的可獲得性,從而使世界范圍的監管者、政策制定者、企業和投資者更好地進行理解。


3.工業領域結構性改革:中美雙方認識到全球經濟復蘇緩慢和市場需求低迷使得包括一些行業產能過剩在內的結構性問題更加嚴重,這些問題對貿易和工人產生了負面影響。中美雙方認識到,鋼鐵和其他行業產能過剩是一個全球性問題,需要集體應對。雙方也認識到,政府或政府支持的機構提供的補貼和其他類型的支持可能導致市場扭曲和造成全球產能過剩問題,因此需要予以關注。中美雙方承諾加強溝通與合作,致力于采取有效措施應對有關挑戰,以加強市場功能和鼓勵調整。為此目的,中美雙方對可能建立的一個全球論壇表示歡迎。該論壇由G20成員和感興趣的經合組織(OECD)成員積極參加,將其作為交流和分享全球產能動態、政府政策與支持措施信息的合作平臺,由OECD秘書處提供協助。

美方歡迎中方推進以去產能為目標之一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美雙方認識到,由于全球經濟復蘇緩慢和市場需求低迷,電解鋁行業產能過剩增加,成為全球性問題,需要集體應對。中美雙方將共同努力,應對全球電解鋁產能過剩問題。

中美雙方認識到建立和完善公正的破產制度和機制的重要性。中方高度重視運用兼并重組和破產重整、破產和解、破產清算制度和機制依法解決產能過剩問題。在解決產能過剩問題過程中,中方將通過繼續建立專門的破產審判庭、不斷完善破產管理人制度以及運用信息化手段等方式推進破產法的實施。中美雙方承諾最早從2016年開始,以論壇或互訪等方式定期和不定期地就雙方各自破產法的實施進行溝通和交流。


4.全球經濟治理:中美雙方繼續致力于支持能夠與全球的現實、挑戰和機遇共同演進的、包容和有彈性的國際經濟體系,包括推動現有和新的國際金融機構開展全方位合作。與2015年9月份雙方達成的承諾相一致,中美雙方還共同承諾支持和進一步完善現有的、新的和未來的國際金融機構在治理、環保和社會領域的高標準。為此:

(1)雙方支持以強勁的、以份額為基礎的、資源充足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為核心的全球金融安全網。雙方支持維護IMF的現有貸款能力。雙方歡迎2010年IMF份額和治理改革的落實并致力于在2017年年會前完成第15次份額總檢查。雙方重申,份額調整應提高有活力的經濟體的份額占比,以反映其在世界經濟中的相對地位,因此可能的結果是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份額占比整體提高。

(2)美方支持IMF將人民幣在10月1日納入SDR貨幣籃子的決定。雙方支持對擴大SDR的使用進行研究及探索相關舉措,包括更廣泛地發布以SDR作為報告貨幣的財務和統計數據,以及發行SDR計價債券。

(3)中美雙方重申按照世界銀行理事會同意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就世界銀行股權審議進行合作的重要性。美方贊賞中方在亞洲發展基金第12輪增資中增加捐資。美方歡迎中方有意義地增加對國際開發協會和非洲發展基金2016年捐資的意愿。

(4)中美雙方將在國際金融組織的協助下共同支持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

(5)中美雙方重申巴黎俱樂部作為官方雙邊債務重組主要國際平臺的作用和討論一系列主權債務問題,并認為巴黎俱樂部應適應官方融資的發展趨勢,包括將其成員范圍擴大到新興債權人。中方將繼續常態性參與巴黎俱樂部,發揮更具建設性的作用,包括進一步討論潛在的成員身份問題。

(6)中美雙方支持將加強的合同條款納入主權債券中的努力。

(7)我們歡迎中美雙方完成G20框架下化石燃料補貼同行審議報告,并贊賞已完成的和將進行的關于有效使用化石燃料和減少導致氣候變化的溫室氣體排放的改革的積極作用。


5.創新政策:中美雙方認為,創新是發展經濟、創造就業及共享繁榮的關鍵動力,創新在制定解決國內、國際和社會挑戰方案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雙方進一步認識到,中美開展貿易、營商及合力創新的能力,有助于促進兩國人民的福祉并推動全球經濟增長。

作為追求上述共同目標的伙伴,并考慮到中美合作對雙邊關系日益重要,中美雙方認識到,制定和支持適當法律、法規和政策框架對培育健康的創新生態體系非常重要。相關創新體系的特征應包括對基礎科學和研發的強力投資、企業的深度參與和各自政策制定和執行的透明度。中美雙方承諾其各自的創新政策將與非歧視原則保持一致。中美雙方確認發展和保護包括商業秘密在內的知識產權的重要性,并承諾不推進將轉讓知識產權或技術作為在各自市場開展業務的前提條件的一般適用政策或實踐。

(1)中美雙方認識到,政府對促進國內外企業之間公平競爭有重要作用,產品和服務定價等領域的開放和競爭性的市場對促進創新發揮著重要作用。

(2)中美雙方認識到對知識產權的有效和平衡保護將有益于促進創新。雙方將繼續就相關政策進行溝通和交流,包括保護創新者不受惡意訴訟。

(3)雙方確認,獲取廣泛的全球產品、服務和技術解決方案通常將促進商業企業的創新能力和競爭力。

(4)鑒于相互連接的全球數字基礎設施的重要性、創新型技術的價值以及技術用戶的安全關切,雙方承諾,與世界貿易組織(WTO)協定相一致,各自國家在商業領域的通用信息通信技術安全相關的措施:1.應以非歧視方式對待技術;2.將不會不必要地限制或阻止外國信息通信技術產品或服務供應商的商業銷售機會;3.應僅用于小范圍,考慮國際規范,非歧視,且不對商業機構在購買、銷售或使用相關產品方面設置不必要的基于國別的條件或限制。


6.雙邊投資協定:中美雙方確認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取得重大成果。談判旨在達成一項高水平的協定,實現雙方創建非歧視、透明、開放的投資體制的共同目標。雙方于近期交換的第三次負面清單改進出價體現了重大進展,并在談判各方面取得了新的成果。中美雙方承諾將進一步推進談判,以達成一項互利共贏、高水平的協定。


7.中美商貿聯委會:雙方高度重視中美商貿聯委會對促進中美雙邊經貿關系、擴大雙邊互利合作和高層政策對話所發揮的重要作用,并承諾繼續在中美商貿聯委會框架下就兩國政府和利益相關者共同關注的問題保持溝通與對話,努力尋求符合雙方利益的解決方案,共同致力于第27屆中美商貿聯委會成功舉行。


8.地方經貿合作:中美雙方認識到中美省州和城市間經貿合作對促進雙邊貿易和投資的重要作用,將進一步落實兩國政府在第26屆中美商貿聯委會期間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和美利堅合眾國商務部關于建立促進中美地方貿易投資合作框架的諒解備忘錄》,通過中國商務部、中國駐美使領館和美國商務部、美國駐華使領館,以及其他利益相關方,加強雙方信息溝通和協調,以適當的方式,共同支持諒解備忘錄框架下的貿易和投資團組互訪和相關促進活動。


9.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中美雙方承諾向各自的地方政府宣傳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的最佳實踐,并進一步加強在公共服務設施投資和運營領域的交流與信息共享。


10.出口管制:美方重申,繼續促進和便利商用高技術產品對華民用最終用戶和民用最終用途出口。雙方重申,繼續通過中美高技術與戰略貿易工作組深入并詳細討論共同關心的出口管制問題。


11.多邊貿易體制:中美雙方重申WTO在當今全球經濟的中心地位,并承諾在WTO事務中加強溝通與協調。雙方繼續致力于優先推動多哈發展議程剩余議題的談判,并堅定地共同維護和加強多邊貿易體制。雙方還注意到,各個區域貿易協定中涉及的和G20工商界提出的一系列議題,也許對當前全球經濟具有共同利益和重要性,因此可成為WTO討論的合理議題,但不對各自在未來談判中的可能立場進行預判。


12.航空合作:認識到一個高效的航空系統對安全運輸人員與貨物的重要性,以及航空運輸在整體經濟發展中所扮演的戰略角色,中美雙方承諾采取各自和聯合的步驟來應對航空運輸系統的挑戰。中美航空合作應基于互惠互利和2016年6月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所確立的全政府方式。雙方承諾在以下領域加強交流與合作:

(1)雙方認識到安全監管和經濟監管在航空運輸發展方面的重要性,并承諾通過民航當局采取行動,在上述領域開拓和強化合作。

(2)在現有中美兩國民航合作基礎上,雙方承諾在美國貿發署提供的技術援助下,重點就包括提高民航效率、通用航空發展等雙方感興趣的議題進行溝通并探討合作。


13.兩軍關系:雙方重申共同致力于落實兩國兩軍領導人共識,加強戰略對話,深化務實合作,強化風險管控,避免意外事件,推動中美軍事關系持續順利發展。雙方強調兩軍務實合作對提升兩軍互信、擴大共同利益具有積極意義,同意在人道主義救援減災、反海盜、搜救、軍事醫學、聯合國維和等領域繼續深化交流和合作。雙方將繼續辦好兩軍人道主義救援減災聯合實兵演練和研討交流,并就建立聯合參謀部門對話機制開展磋商。雙方同意就國際反恐問題進一步交換意見。兩軍衛勤部門將于2017年首次在中國舉辦中美軍醫針灸專家交流,并于2018年在中國聯合舉辦亞太軍事醫學會議。中方將應美方邀請派員赴美參加潛艇救援領域雙邊研討會。

雙方重申積極嚴格落實兩國國防部簽署的兩個互信機制備忘錄,即“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雙方同意在中國海軍軍艦2016年內訪美時舉行以熟練運用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為主題的聯合演練和研討活動。


14.網絡安全:雙方均認為,中美在網絡領域擁有共同利益和責任。雙方重申2015年9月習近平主席訪美期間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同意繼續加強兩國在這一領域的合作,攜手應對挑戰。雙方高度評價2016年6月第二次中美打擊網絡犯罪及相關事項高級別聯合對話的成果,決定于12月在華盛頓舉行第三次中美打擊網絡犯罪及相關事項高級別聯合對話。雙方充分肯定2016年8月舉行的網絡安全保護研討會成果,決定如期于10月舉行針對不正當使用技術和通訊幫助暴力恐怖活動研討會。雙方肯定中美網絡空間國際規則高級別專家組首次會議的價值,決定在2016年內舉行第二次高級別專家組會議。


15.執法合作:雙方積極評價兩國近年來在執法領域的合作成果,同意繼續發揮好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作為兩國執法合作主渠道的作用,進一步深化并加強在遣返逃犯、追繳犯罪資產等方面的執法合作。雙方將就承認與執行沒收判決事宜舉行磋商,爭取達成適當安排。雙方同意于2016年秋天在中國舉行中美JLG第14次全體會議。中國公安部與美國國土安全部將于2016年12月在華盛頓舉行部級會晤。雙方決定深化并加強禁毒領域執法合作,同意定期交換合成毒品及其類似物列管清單,共同應對新型毒品挑戰。


16.反腐敗與追逃追贓:雙方積極評價近年來兩國反腐敗和追逃追贓領域務實合作取得的重要成果,決定加強兩國反腐敗和執法部門間的信息交流和個案合作,深化務實合作;重申將發揮JLG反腐敗工作組的主渠道作用,積極探索提升合作效率、擴大合作效應的方式方法。中方贊賞美方在重點案件上給予的協助與配合。雙方將繼續就包機遣返逃犯和非法移民開展合作。雙方同意進一步加大反洗錢和返還腐敗資產合作,共同落實好《關于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信息交流合作諒解備忘錄》等文件,商談相互承認和執行沒收事宜以及資產分享協議。雙方同意商談制定勸返程序。

雙方支持G20領導人峰會通過《反腐追逃追贓高級原則》并決定在中國設立追逃追贓研究中心,承諾將共同推動落實《二十國集團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雙方將進一步加強《聯合國反腐敗公約》、G20和亞太經合組織(APEC)等多邊框架下的反腐敗合作,不為腐敗分子和腐敗資金提供“避風港”,包括繼續落實APEC《北京反腐敗宣言》,支持APEC反腐敗執法合作網絡的工作。雙方決定于2016年年底前舉行中美JLG反腐敗工作組第11次會議。


17.反恐合作:雙方均認為,恐怖主義對國際和地區穩定與安全的威脅進一步上升,中美加強反恐領域合作的必要性、緊迫性增強。雙方重申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呼吁國際社會按照《聯合國憲章》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積極開展反恐國際合作,有力打擊恐怖主義。雙方同意本著相互尊重、平等合作原則,加強在反恐情報信息交流、打擊網絡恐怖主義、防范外國恐怖作戰分子跨境流竄、反恐怖融資、去極端化等具體領域務實合作。美方根據美13224號行政令將“東伊運”列為恐怖組織并支持將該組織列入聯合國1267委員會綜合制裁清單,中方對此表示贊賞。雙方決定于2016年晚些時候在華盛頓舉行中美第三輪副外長級反恐磋商及第二次中美打擊簡易爆炸裝置問題研討會。


18.海警合作:雙方強調加強中美海警部門在人員往來、艦船互訪、情報信息交換及共同打擊海上違法犯罪等方面開展合作的重要性,同意共同努力,以便早日簽署《中美海警海上執法合作備忘錄》。雙方還積極評價《中美海警海上相遇安全行為準則》第二輪專家磋商取得的進展,確認在改善艦艦相遇安全、有效履行海上執法職責、維護海洋秩序等方面擁有共同利益和目標,同意繼續推進有關磋商,爭取盡早達成《準則》。


19.人文交流:雙方充分肯定加強兩國人文交流對增進彼此相互了解和友誼的重要作用,同意繼續推動和落實好有關交流合作項目。中國國家旅游局和美國商務部將繼續共同推進中美旅游高層對話、中美旅游年閉幕式暨5000名中國游客訪美大型交流活動等中美旅游年各項活動。雙方重申對中美共建中國園項目的支持,擬于2016年10月30日前在華盛頓舉行開工建設儀式。雙方商定將于2016年9月至10月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和華盛頓州多個城市舉辦第三屆“跨越太平洋-中國藝術節”系列活動。2017年3月至7月,中國國家文物局和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將在紐約合作舉辦《秦漢文明展》。


20.地方合作:雙方積極評價近年來中美地方交流與合作取得的重要進展,支持雙方有關部門和地方省州進一步擴大合作。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中國國家衛生計生委和美國國際姐妹城協會將于2016年11月18日至19日在中國江西省南昌市共同舉辦第三屆中美友城大會。屆時,中美兩國地方政府領導和各界代表將圍繞建設健康城市交流經驗、規劃未來。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和美國全國州長協會將于2017年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共同舉辦第四屆中美省州長論壇。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和美國州立法領袖基金會將于2017年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舉辦第二屆中美省州立法機關合作論壇。

中美確認兩國對地方政府間合作的承諾,并宣布啟動一項促進城市治理的新項目。該項目將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和美國全國城市聯盟牽頭,美國國務院、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以及中美兩國其他相關機構予以支持。該項目計劃舉行涉及環境可持續的城市規劃、發展健康社區、政府信息公開、公共參與等相關治理議題的交流活動和研討會。首次交流活動計劃于2017年初在美國舉辦。


21.中美在亞太互動:雙方強調,中美兩國都是亞太地區的重要國家,對維護本地區的和平、穩定和繁榮擁有廣泛共同利益,負有共同責任。雙方將繼續堅持包容合作,妥善管控分歧。雙方決定協調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同意加強在亞太經合組織、東亞峰會和東盟地區論壇等地區多邊機制框架內的溝通與協調,并開展好同第三方的合作項目。


22.阿富汗問題:雙方認識到一個和平、穩定、發展的阿富汗符合中美兩國的共同利益。雙方贊賞阿富汗和平重建與發展取得的積極進展,將繼續為阿富汗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并通過各自渠道幫助阿富汗加強反恐能力建設。雙方同意在阿巴中美四方協調組等機制下,為推進“阿人主導、阿人所有”的和解進程做出切實努力。雙方將繼續舉辦聯合培訓阿富汗人員項目,并同阿政府密切協商,將現有的聯合加強阿富汗政府能力建設合作拓展到防災減災領域。雙方宣布將參加2016年10月舉行的阿富汗問題布魯塞爾會議,并預祝會議取得成功。


23.敘利亞問題:雙方重申致力于通過政治和外交途徑解決敘利亞問題,強調應嚴格落實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要求,支持聯合國發揮斡旋主渠道作用,支持通過“敘人主導、敘人所有”的政治進程盡快恢復敘利亞和平與穩定。


24.南蘇丹問題:雙方積極評價近年來兩國在南蘇丹問題上的良好溝通和協調,對南蘇丹當前局勢表示關切,呼吁南蘇丹各方立即停火止暴,重新回到落實《解決南蘇丹沖突協議》正確軌道上來。雙方強調繼續支持東非政府間發展組織(伊加特)在南蘇丹和平進程中發揮的主導作用。雙方一致認為國際合作伙伴在南蘇丹的合法權益應當受到尊重和保護,呼吁國際社會繼續向南蘇丹人民提供人道援助。


25.伊拉克問題:中美兩國重申,維護伊拉克的穩定符合彼此的共同利益,雙方支持伊拉克政府為推進改革、打擊恐怖主義所作努力。中美雙方對伊人道主義狀況表示擔憂,愿向伊方提供更多援助并加強協調。


26.聯合國事務:雙方重申支持聯合國作為最具普遍性的多邊國際組織在國際事務中發揮重要作用,同意加強在聯合國及相關機構內的溝通與協調,維護和加強聯合國在維護和平與安全、促進發展方面的有效性。


27.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美方重申支持中方作為主席國主辦一屆成功的G20領導人杭州峰會,支持G20作為國際經濟合作主要論壇地位。雙方同意繼續密切合作,與有關各方積極落實杭州峰會的成果,推動世界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和包容增長。


28.氣候變化:習近平主席和奧巴馬總統推動中美在引領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建立了歷史性的伙伴關系。氣候變化合作已經成為中美雙邊關系的一大支柱。中美兩國向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交存各自參加《巴黎協定》的法律文書,為推動《巴黎協定》盡早生效作出了重大貢獻。雙方將共同努力并與其他各方一道推動《巴黎協定》后續談判,并在相關多邊場合推動于今年取得積極成果。雙方致力于落實關于氣候變化問題的三份元首氣候變化聯合聲明,繼續采取有力度的國內行動,以進一步推動國內和國際兩個層面向綠色、低碳和氣候適應型經濟轉型,并將不斷深化和拓展中美雙邊氣候變化合作。雙方另行發布了題為《中美氣候變化合作成果》的文件。


29.發展合作:2016年,中美在受援國提出、受援國同意、受援國主導的合作原則下,自2015年簽署一份旨在為幫助實現我們包括消除貧窮與饑餓、推動可持續發展及實施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在內的共同發展目標提供便于溝通和合作框架的諒解備忘錄之后,加強了發展合作。2016年4月,中美舉行了首次中美發展合作年度會議。

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非洲疾控中心):

中美重申一項與非盟及其成員國推動非洲疾控中心和持續支持非洲疾控中心的承諾。雙方承諾相關政府部門合作伙伴在2016年底前完成一份諒解備忘錄,進一步推動中美合作支持非洲疾控中心取得成功。雙方也愿與非盟合作,支持非洲疾控中心的規劃和運營,與非洲疾控中心協作規劃活動的實施,加強技術能力,共同開展公共衛生培訓和提高非洲公共衛生專家能力。雙方承諾加強中國、非洲和美國衛生專家在疾病預防控制領域的交流和合作,分享各自經驗。

全球衛生和全球衛生安全:

中美重申他們加強公共衛生和全球衛生安全具體合作的決定。雙方決定向全球抗擊艾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基金繼續作出貢獻并加強支持,參加2016年9月16日召開的第五次增資會議。雙方重申他們對推動實施“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衛生條例”的支持。雙方也鼓勵自愿參與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外部評估。雙方重申他們在“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衛生條例”框架下支持全球衛生安全議程目標的承諾。兩國愿加強抗菌素耐藥性和其他關切的合作。兩國決定加強非洲國家公共衛生能力,包括通過現場流行病學和實驗室系統等領域的培訓在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繼續開展后埃博拉合作,應對如黃熱病爆發等衛生緊急狀況。

糧食安全和營養:

中美重申他們對非盟“非洲農業綜合發展計劃”的支持,以實現該計劃在整個非洲大陸推動糧食安全的目標。兩國也決定在非洲探討氣候智慧型農業合作。雙方承諾今秋與東帝汶政府完成開展水產養殖三方合作的方案。

人道主義救援和災害應對:

中美重申他們支持受厄爾尼諾和拉尼娜相關氣候災害影響國家的承諾。雙方決定向包括通過世界糧食計劃署在內的支持非洲之角干旱受災國家的機制增加資源貢獻。雙方重申他們繼續通過“聯合國國際搜索和救援咨詢團”開展搜救能力建設合作的承諾。

多邊機構:

中美愿繼續他們與國際機構的合作,以應對關鍵性的全球發展挑戰。

清潔能源合作:

雙方愿在中國商務部與美國國際發展署發展合作年度會議框架下探討在一個第三國開展清潔能源合作的可能性。


30.維和合作:雙方重申加強聯合國維和行動的重要性,共同承諾就非洲第三國出兵、出警能力建設開展協調。雙方期待繼續就這一問題交換意見。中方宣布,愿結合8000人維和待命部隊建設進展,使其中部分部隊達到60天快速部署等級。


31.難民問題:兩國對全球范圍內日益增長的難民數量表示嚴重關切。中方贊賞美方舉辦難民峰會,并將為保護和幫助難民宣布新的捐助。美方歡迎中方將為支持聯合國應對難民問題的努力宣布新的捐助。


32.外空安全:雙方認識到,空間碎片對衛星和載人航天器可能產生災難性后果,由于各國日益依賴基于外空的能力,產生空間碎片將對所有國家造成嚴重影響。中美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外空大國,致力于通過加強合作,應對共同面臨的空間碎片威脅,并促進國際社會就此開展合作。雙方同意在2016年5月舉行的首次外空安全對話基礎上,進一步努力,以不斷擴大共識,于2016年年底前舉行第二次中美外空安全對話。


33.打擊野生動植物非法交易:雙方同意加強打擊野生動植物非法交易合作,重申2015年習近平主席訪美期間和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關于打擊野生動植物非法交易做出的承諾,加強象牙貿易管控,開展執法交流與合作,打擊非法野生動植物網上交易,鼓勵在國際公約準則下加強與其他國家合作,綜合施策,全面打擊野生動植物非法交易。


34.海洋合作:雙方承諾與其他有關各方一道,朝著于2016年年底前出臺一項旨在防止在北冰洋公海海域進行不受監管的商業捕撈活動的文書而努力。為進一步推進中美在極地與海洋事務上的合作,雙方決定簽署諒解備忘錄,推進兩國在南北極開展科技等相關領域的互利合作。雙方計劃于2017年在美國舉行第八輪海洋法和極地事務對話。


35.民用核安全合作:雙方致力于深化兩國核安全合作,共同為提高全球核安全水平和促進核不擴散做出貢獻。雙方已就核安全問題舉行了首次年度雙邊對話,并在核安全峰會期間發表了《核安全合作聯合聲明》。雙方滿意地注意到,核安保示范中心已投入運行、加納微型中子源反應堆改造取得重要進展,將努力盡快完成加納微堆改造,并繼續與國際原子能機構合作,盡早啟動尼日利亞微堆改造。雙方滿意地注意到2015年舉行的中美核責任問題研討會,愿繼續加強在核責任領域的溝通和交流。


——來源:新華社、PPP頭條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