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公報全球貨幣寬松走到盡頭 財政穩增長中國發力PPP

2016-09-08


G20峰會期間,中美就推進財政對穩經濟的作用達成一致,同時承諾向地方政府推介PPP模式。9月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在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加大補短板工作力度,提出加大積極財政政策實施力度,注重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再向社會集中推介一批有現金流、有穩定回報預期的項目,進一步放開基礎設施領域投資限制。

分析人士認為,在目前貨幣政策沒有進一步放松的情況下,面對經濟下滑的壓力,積極的財政政策將繼續通過基建托底經濟,而作為政府大力推廣的PPP項目,伴隨著相關法律的不斷出臺,后期的落地將持續加速,對基建投資的推動作用也將更加明顯,同時也將提升民間資本的參與率,推動民間投資回升。

基建投資缺口待彌補

數據顯示,1-8月,發改委累計批復基建投資項目逾萬億元。7月、8月兩月又密集批復12個基建項目,總投資規模達2849億元。另據交通部數據,1-7月全國公路水路交通共完成固定資產投資9628.08億元,按照交通部計劃,今年全年公路建設投資目標是1.65萬億元,意味著仍有近7000億元的投資將在未來幾個月加速釋放。此外,今年鐵路計劃投資規模約為8000億元,但1-7月鐵路完成固定資產投資3685億元,尚未達到目標額度的一半,未來幾個月基建項目有望密集推出。

雖然基建項目審批正進一步加速,但投資增速頗顯乏力。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7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出現較大幅度下滑,其中基建投資單月增速下降超過10個百分點,促投資穩增長面臨很大壓力。

國家發改委于8月31日召開促投資、穩增長專題座談會,對進一步做好促投資、穩增長做了工作部署。遼寧、山東、河南、黑龍江、湖北、安徽、海南、青海、新疆和北京等10個省市分管發展改革工作相關負責人分別圍繞固定資產投資運行情況、促投資穩增長采取的措施和下一步工作建議作了發言。

此外,近日,發改委副主任胡祖才在推動“十三五”規劃綱要全面實施發布會上表示,下一步,將進一步加大重大工程項目的推進力度,細化實施方案,加大前期工作力度。對這些重大工程項目,原則上不再審批項目建議書,直接審批可行性研究報告。對正在審批核準的項目,各地區、各部門要最大限度簡化審批程序,大幅縮減審批時間。對已經審批核準尚未開工的重大工程項目,要抓緊落實建設條件,確保及時開工。發改委稱,綱要確定的165項重大工程項目是社會資本特別是民間資本發揮作用的大舞臺,是一個重要機遇。

據機構測算,2016年下半年地產投資走弱、制造業投資低迷,經濟增長仍靠基建投資托底。若今年全年基建投資增速要達到20%-22%,全年需要15.8-16萬億的基建投資。扣除全年地方政府置換債、財政、基建貸款、城投債、非標、PPP和上半年專項基建債,還有2.4-2.6萬億融資缺口。業內人士指出,未來除寬財政及專項建設債拉動,隨著PPP相關政策法規逐漸明晰,項目落實率逐步提高,PPP模式將成為基建投資的重要資金來源。

PPP項目加速落地

從PPP發展規模和落地情況來看,8月23日發改委披露的PPP項目庫最新進展情況顯示,截至2016年7月底,國家發改委兩批公開推介的PPP項目中,已有619個項目簽約,總投資10019.1億元。簽約項目主要集中在市政、交通等基礎設施領域以及學校、醫院、體育等公共服務領域。同時,財政部PPP中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7月30日,全國各地推出的PPP項目數量已達10170個,投資總額約12.04萬億元。目前,財政部正聯合20個部委開展第三批PPP示范項目申報工作,共收到地方申報項目1070個,總投資額約2.2萬億元。按計劃,9月初將形成第三批示范項目清單并正式對外公布。

方正證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認為,目前寬松貨幣政策面臨著多方面的制約,因此短期內貨幣要維持中性穩健的態勢。未來中國宏觀政策將會以財政為主,財政發力的方向無非兩方面,一是擴大財政赤字,然而今年的赤字率已經上升至3%;二是尋求其他資金來源,PPP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通道。地方政府,特別是財政資金緊張的省份,很有動力推動PPP項目的落地,隨著越來越多的PPP項目獲得省級財政的擔保,銀行積極放貸、企業積極參與,今年PPP項目落地的比率大幅提升。在資產荒和長端利率下行的背景下,金融機構、保險以及政府PPP引導基金等參與PPP的意愿明顯加強,為提升PPP項目落地率,預計未來政府將提供稅收減免、財政貼息、立法等政策紅利,項目篩選上亦會傾斜。

華創證券指出,截至7月,PPP累計投資額達到1.34萬億元,較6月末增加0.28萬億元,增長率為26%,1-7月平均增長率為23%,假設后期每月保持23%的平均增速,則8-12月每月投資額為0.31萬億元、0.38萬億元、0.47萬億元、0.57萬億元和0.71萬億元,共2.43萬億元,6月底準備階段和采購階段的項目共計3萬億,完全是有可能的。同時,考慮到PPP投資項目并非全是基建范疇,占比約為85%,則8-12月每月投資額占基建投資額的比重約為18%、20%、26%、33%和33%。如果假設后期每月增長和7月一樣為26%,則占基建投資額的比重分別約為20%、23%、31%、40%和41%。如果再樂觀點,假設四季度落地加速,增速達到30%,則四季度占比分別約為35%、48%和51%。因此,隨著后期PPP項目加速落地,PPP項目對基建投資的拉動作用也將越來越明顯。

PPP將成為重要投資主線

WIND數據顯示,目前共有81家公司參與過PPP項目,其中,龍元建設、鐵漢生物、博世科等公司合作PPP項目最多。

市場人士指出,近日PPP板塊表現不俗,是近期引領大盤向上的主要熱點,今年是PPP項目落地兌現階段,在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下降的形勢下,PPP投資或成為新的動能,推廣PPP,拓寬投融資渠道,形成財政補貼機制,多層次資本共同打造投資環境,也使企業能夠獲得更多的盈利模式,并直接提高企業收益。

東興證券認為,PPP項目將成為下半年財政政策推進的重點,預計財政部第三批試點項目將在近期出臺,同時諸如針對PPP模式運營、法律等方面的文件也將密集出臺,對其業務做進一步規范。此外PPP交易中心也有望落地,政策支持及需求倒逼下PPP將成為重要投資主線。建議圍繞三主線掘金PPP項目,一是可產生穩定現金流的營運類項目,PPP項目中的BOT、TOT類項目在建設期結束后最易產生穩定且可靠的現金流,資金回報最為穩定。若政府開放招租、廣告等業務進入運營權,則此類項目未來投資回報率將更為突出;二是長久期的市政工程類項目,市政工程未來將是城市化及城市升級的重點項目,涉及投資金額較大,其中公用事業類資產久期長,在低利率時代有望成為資金青睞的重點標的;三是環保和基建類“大興土木”項目。“大興土木”類的投資仍將在“十三五”期間成為經濟的穩定劑,相關交通基建、環保基建和市政基建有望加速獲批,其中環保、海綿城市等基建項目有望成為國家推進的重點。



任澤平解讀G20公報:全球貨幣寬松走到盡頭 中國發力PPP

來源:方正證券

9月4-5日G20會議在杭州舉行,會議就加強宏觀政策協調、創新增長方式、完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推動國際貿易和投資、包容和聯動式發展、產能過剩等議題進行了討論,并發布了公告。對此,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今日點評認為,對中國經濟而言,外部最大的不確定性來自美聯儲加息,內部來自匯率和房市。任澤平表示,未來全球宏觀政策可能逐漸轉向以財政為主、貨幣為輔,中國財政政策的發力點可能在PPP和擴大基礎設施投資。

下面是點評:

1)會議的背景是國際金融危機8年后,全球貨幣寬松走到盡頭,各國供給側改革和創新增長的呼聲漸高但又難以付諸行動。今年以來,IMF連續下調全球經濟增長率預期,最新的預測值為3.1%的較低水平,全球貿易增長更是連續5年低于全球經濟增長。“8年后的今天,世界經濟又走到一個關鍵當口。上一輪科技進步帶來的增長動能逐漸衰減,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尚未形成勢頭。主要經濟體先后進入老齡化社會,人口增長率下降,給各國經濟社會帶來壓力。經濟全球化出現波折,保護主義、內顧傾向抬頭,多邊貿易體制受到沖擊。金融監管改革雖有明顯進展,但高杠桿、高泡沫等風險仍在積聚。”

2)會議提出避免貨幣依賴,加強財政政策;未來以財政為主、貨幣為輔,中國發力PPP(參見方正宏觀報告《發力PPP》)。2008年面對“百年一遇”的國際金融危機,伯南克說“我們找到了避免大蕭條的辦法”,隨后美國實施零利率和QE、歐洲日本實施負利率和QQE,全球在貨幣寬松的路上越走越遠、用到極致,但全球經濟仍然脆弱,并積累了房市、股市、債市等資產價格泡沫,全球5億人生活在負利率。2014年斯蒂格利茨提出“我們避免了大蕭條,卻陷入了大萎靡。”因此,未來全球宏觀政策可能逐漸轉向以財政為主、貨幣為輔,中國財政政策的發力點可能在PPP和擴大基礎設施投資。G20會議公告提出“貨幣政策將繼續支持經濟活動,保持價格穩定,與中央銀行的職責保持一致,但僅靠貨幣政策不能實現平衡增長。在強調結構性改革發揮關鍵作用的同時,我們還強調財政戰略對于促進實現共同增長目標同樣重要。我們正在靈活實施財政政策,并實施更為增長友好型的稅收政策和公共支出,包括優先支持高質量投資,同時增強經濟韌性并確保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保持在可持續水平。”

3)避免競爭性貶值,美聯儲加息是全球最大的不確定性。現在全球經濟的基本格局是,在歐日中及新興經濟體仍然低迷的情況下,美國經濟走出獨立行情,而且正開啟加息進程,美國和其他經濟體不在一個經濟和貨幣政策周期軌道上,這將產生兩個方面的影響:一方面美聯儲加息對其他經濟體貨幣再度寬松構成制約,在歐洲銀行業、新興經濟體房地產市場等存在脆弱性的情況下,美聯儲加息將極大地增加全球經濟金融不穩定性。上世紀80年代美聯儲加息把拉美加爆了,90年代把東南亞加爆了,2008年把自己加爆了。另一方面,這將加大其他經濟體匯率貶值壓力和資本流出壓力。因此,對中國經濟而言,外部最大的不確定性來自美聯儲加息,內部來自匯率和房市。會議公告提出“匯率的過度波動和無序調整會影響經濟金融穩定。我們的有關部門將就外匯市場密切討論溝通。我們重申此前的匯率承諾,包括將避免競爭性貶值和不以競爭性目的來盯住匯率。”

4)全球經濟的希望在于重啟供給側改革和創新增長,更重要的是付諸行動。會議公告給出的藥方是“實現有活力的增長并創造更多就業,必須挖掘增長新動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力建設,改進技能和人力資本。”“支持就以科技創新為核心、涵蓋廣泛領域的創新議題開展對話和合作。”“為抓住新工業革命為工業特別是制造業和相關服務業帶來的機遇,我們制定《二十國集團新工業革命行動計劃》。”“為釋放數字經濟潛力,我們在安塔利亞峰會工作的基礎上,制定了《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我們重申結構性改革對提高二十國集團成員生產率、潛在產出以及促進創新增長的關鍵作用。”

5)產能過剩是全球性問題,需要共同應對。在9月4日發布的《中美元首杭州會晤中方成果清單》中,中美雙方認識到全球經濟復蘇緩慢和市場需求低迷使得包括一些行業產能過剩在內的結構性問題更加嚴重,政府或政府支持的機構提供的補貼和其他類型的支持可能導致市場扭曲和造成全球產能過剩問題。歐洲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在9月4日表示,中歐鋼鐵產能雙邊監督機制須盡快啟動工作。歐盟也即將要討論針對中國的反傾銷和反補貼政策。歐盟領導人面臨自于歐洲鋼鐵產業施加的巨大壓力,5月12日,歐洲議會全體會議通過非立法性決議,反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自去年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后,去產能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任務,正在國內加快推進。

6)中美投資協定BIT談判交換第三輪負面清單出價。商務部表示中美雙方剛剛在9月交換了雙邊投資協定談判的第3輪負面清單。中美投資協定談判自2008年正式啟動,迄今已舉行了28輪談判。2013年7月,在兩國元首的共同推動下,雙方宣布以“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模式”為基礎進入實質性談判階段。中美BIT談判的難點在于負面清單,中美分歧在國企與私企是否享受同等待遇上、金融信息、互聯網規定、服務業開放等。

——來源: ppp頭條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