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監控遠自它星球的你

2015-07-23
“比起蘊藏一億噸鉑金的小行星,來自外太空的問候更讓我們激動。黑漆漆的夜像空蕩蕩的鏡子,我們找不到自己的影子,因此萬分詫異。向星空深處吶喊,始終收不到回音。這一次,富翁和智者聯合起來,想再試一次。就像魯濱遜,我們這個物種直到末日也不會放棄對彼岸的幻想。”

自從人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從未放棄過對無盡星空的幻想與好奇,我們總是在思考,在星空的另一邊,是否也有一雙生命的眼睛,在同一時刻與我們隔著銀河遙遙相望。

近日,作為人類當代最偉大的廣義相對論與宇宙論家之一斯蒂芬·霍金也打破了自己“不要和外星人說話”頑固理念,聯手俄羅斯億萬富豪尤里·米爾納共同宣布啟動“突破聆聽”項目,準備歷時10年,耗資1億美元,通過掃描宇宙的方式搜尋外星智慧生命。連一向低調沉穩的霍大爺都坐不住了,是否預示著人類離我們所向往的宇宙星際時代已經越來越近了呢。再來看最近的一則消息,美國東部時間14日晚(北京時間15日上午),美國科學家收到了“新視野”號探測器從52億公里外傳回的信號,確認它與冥王星進行了一次“成功約會”。
人類越來越多的行動與探索,預示著星際時代將會不可避免的到來。在未來,面對一片我們完全陌生的環境,作為一個安防人,筆者此刻真是腦洞大開,思考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星際時代的宇宙視頻監控解決方案將會是怎樣的?

首先,我們應該有適應宇宙空間復雜環境的硬件產品,攝像機的選擇將不再簡單滿足低照度、白平衡、背光補償、寬動態等簡單環境需求,而是需要加入一些能承受真空、失重、宇宙射線、超低溫(超高溫)、不受星球近磁場影響的關鍵技術元素進去,這樣才能保證得到我們想要的視頻畫面。在各位讀者看來這也許這有點過于遙遠,但事實上已經有一家中國公司,研發并生產出了適應太空環境的攝像機,并通過了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的嚴酷測試,這也告訴我們,太空時代的視頻監控對我們來說并非遙不可及。
其次,我們應該有更加快速、穩定、安全的信息傳遞通道與技術。面對太空環境的復雜多變,如何確保視頻信號及時、穩定的傳輸,也是限制太空監控的一個重要問題。以目前的科技手段,太空中信號大多以電磁波的方式進行傳輸,但是如果人類真正進入星際時代,面對動輒以光年計算的遙遠距離,電磁波的信號傳遞手段明顯遠遠無法滿足視頻監控的實時性要求。那么在未來,是否會有一種嶄新的通訊手段,可以打破時間與空間的壁壘,變天涯為咫尺,讓我們拭目以待。
最后,面對遍布太空的視頻采集設備,就算我們解決了傳輸問題,那么還面臨一個更大的問題,我們如何來存儲和處理這些數據,以目前的平安城市監控數據存儲為例,視頻數據的存儲量已經動輒以PB或EB來計算,那么進入星際時代后,我們如何來存儲和處理幾何倍數增長的數據呢?H.265時代的到來,已經為我們的數據存儲減少了大量壓力,我們也許可以期待,在未來的星際時代,H.275能夠讓星際存儲像如今的云存儲一樣游刃有余。
在筆者寫下這些想法的同時,是否在星空的彼端,正有一雙智慧的眼睛,在向我們傳遞生命的問候?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版走势图